请百度搜索安徽和泰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滁州分公司找到我们!

常见问题

和一周前不同的是!司机们从“没有滴滴”变成了“打不到滴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19     浏览次数:    

1

  “时间也是钱呀,哥们,你打滴滴还要等两个小时。”凌晨1点,站在仍然人来人往的三里屯太古里,黑车司机老张(化名)正变着法子来证明他20公里的路程要价180元的合理性。常规来说,这段路程只要60元左右。

  这是9月16日的凌晨,滴滴恢复夜间运营的第一夜,老张和他的同伴们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他们手中晃着车钥匙,不断地向举着手机站在路边焦急等待的男男女女询问,“帅哥/美女,去哪儿?”

  经过一周夜晚无滴滴可用之后,滴滴的归来似乎并未给三里屯的年轻人们带来宽慰。期待中的英雄拯救世界戏码没有上演。如果这时你打开滴滴出行的App,快车显示等待人数124人,预计等待2小时——通常,实际的等待时间要比软件显示的更久。

  所有的规则在这里似乎都失去了作用,凌晨的三里屯充满了着急回家的人们与四处揽客的司机,出租车与黑车们混在一起,互相哄抬乘车的价格。唯一和一周前不同的是,他们的口吻从“没有滴滴”变成了“打不到滴滴”。

  过去的一周里,有人想念滴滴,也有人痛恨它,但当指针归零,人们最想要的是在文明的秩序中及时又安全的抵达。我们离实现这个愿望可能还比较遥远,但能肯定的是,这一定不是一周之内某家公司的整改和一夜之间整个行业的雷厉监管所能做到。timg(2).jpg

  “NO滴滴”

  乐清女孩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10天后,9月4日,滴滴宣布将从9月8日至9月15日期间暂停深夜(23:00-凌晨5:00)服务,将旗下网约车业务下线整改一周,进行安全大整改。

  这家出行领域成长最快的独角兽企业目前占据着中国大陆超过90%以上的网约车市场份额,宣布停运后,习惯了手机叫车的人们忽然发现,打车难的问题又再次涌现出来。

  9月11日,滴滴宣布夜间停运后的第一个工作日。23时一过,聚集在三里屯十字路口的黑车司机们便热闹起来。车子停在最前面的那一堆人,一般都是黑车中的“老手”,他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通常会主动冲击,任何一位站在路口的行人都是他们潜在的客户来源。

  出租车司机们停在马路的另一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会主动上前询问,他们只需打开轿门,亮起“空车”的红牌,便会有乘客上门。

  这并不说明他们比另一旁的黑车司机们更高明,10分钟的时间里,有两拨人先后坐上了路口的一辆出租车,不过仅1分钟后便全部下车。“价格没谈拢呗。”黑车司机李耀(化名)在一旁解释。

  9月11日深夜,三里屯太古里路口的黑车及出租车

  不时有外国人拿着手机来向出租车司机们问路,其中一名的目的地是劲松,“Two hunderd!”司机熟练地报出价格,并向对方解释:“No滴滴。”

  最后,这名外国人以90元价格与旁边的一名黑车司机达成共识。在平时,这段不足10公里的路程仅需25元左右。

  如果这时你愿意再往酒吧街的深处走去,就会碰到那些闻风而来的网约车司机。相较于路口主动出击的黑车司机们,他们太过安静了,大多数都是坐在车子里等待乘客。

  “哥们你先上来行吗?我看下地图。”一辆白色的河北牌照越野车司机小心翼翼地说,他无法第一时间给出行程的价格。在用地图查证之后,他在原有路程的基础上加价50元,“100块”,他说,价格比路口的司机们低了五六十块。

  还有一些原本的滴滴平台的司机转向了其他平台。在三里屯呆了一个多小时后,记者终于用易到打到了一辆车。司机只在易到平台上接过6单,因为滴滴停运后才注册的易到。在此之前,他开了接近一年的滴滴快车。

  “咱们脸皮薄,不太好意思去拉人家坐车。”9月16日凌晨3点,快车司机黎耀荣(化名)说。在滴滴深夜停运期间,他只开过一次黑车,因为“身边好多人都去开了黑车”,才决定去路口试一试。“但不太习惯,还是在平台上接单轻松点。”

  滴滴恢复运营的第一夜,他将连续工作到凌晨6点。“抢了一个5点钟去机场的预约单,跑完就回家了。”timg(3).jpg

  夜间停运整改被质疑

  一些声音认为,滴滴宣布暂停夜间业务是“报复性整改”。央视《新闻1+1》报道称,滴滴单方面宣布暂停深夜服务的行为不符合相关条例规范。

  按照此前颁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网约车平台在暂停或终止运营前应提前30日向服务所在地的主管部门报告,并向社会公告。

  “不管是从人车合规化的预防性安全保障,还是安全应急状况下与公安部门的联动,都难以理解它(滴滴)夜间的停运。”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说。

  监管部门也并未因滴滴的停运整改而放松对整个网约车和出租车行业的管理。

  9月10日,交通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网约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顺风车)安全管理,要求各地立即开展行业安全大检查,严厉打击非法营运行为,对网约车及顺风车司机的背景核查需对标出租车司机,今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

  而在此前,由交通运输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网信办等十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于9月5日正式进驻滴滴,对滴滴平台上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影响公共安全和乘客人身安全等问题进行系统检查。

  此外,相关部门还将对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易到、美团出行等网约车平台及嘀嗒、高德顺风车平台进行检查。

  针对滴滴停运后出租车的“宰客”行为,北京市交通委在近日宣布开展出租汽车行业专项整治工作,加大对出租汽车严重违章、巡游“黑车”和克隆出租车非法运营的打击处罚力度。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550-2595599
浏览手机站